JANE

希望是乐观主义者

口渴

感觉像被公共汽车撞飞的瞬间,然后就定格在那了。